教育部或上半年下发高中国际教育指导意见 专家建议 2019-11-21 01:04

  近几年,公办学校国际班总被委员或代表们提及,它的高收费、课程设置紊乱、加剧教育不公平、挤占公共资源等问题被不断诟病,但现今社会又确实存在部分家庭有国际教育需求,公办校国际班到底该存or该废?今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率先提案:公办高中应逐步退出国际课程班竞争,对于公、民办学校委托中介机构举办的国际课程班,要通过“关、停、并、转”的办法加以清理。

  2015一开年,公办学校的国际教育就吹起一股冷风,而且首先从深圳刮起:深圳教育局1月下发通知,没“牌照”公办学校,今年起不再新招国际班学生,已存在的国际班则用三年时间过渡消化。而之后北京也有传言,京公办学校国际班也将逐步消化掉(此前北京仅是停批新的公办学校国际班项目),这一传言令不少家长人心惶惶,担心孩子未来只能去挤民办国际学校的单行道。2015全国,网易教育特别推出了《见真格》系列策划,就此线日专访了教育部国际司相关工作人员。

  对于公办学校开展国际教育,教育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目前经过2年多的调研,教育部有关部门已经起草了相关的指导意见,对于中学阶段的国际教育目前有两个原则或方向:一是公立学校开展国际教育应保公平,让全校学生都受益,而不是以高收费为目的;二是民办学校或私立学校,因为社会有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教育需求,民办学校引进国际教育可以满足社会多元化的需求。目前该指导意见已在部长的审核之中,或于今年上半年下发。

  至于公办学校开展国际教育要如何保公平,是否要废除现存的国际班,这些问题都是实施细则,目前教育部相关工作人员暂无回应。但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教育时评家熊丙奇,他对公办学校未来如何开展国际教育提供了一些建议。此外,针对公办学校国际教育收紧对民办国际学校及家长的影响,记者还采访了汇佳教育机构总校长王志泽和北京王府学校校长王广发。案例

  【深圳】高三学生黄可(化名)从初中开始定下去国外读大学的计划,为此,她努力考入深圳四大名校之一的一所公办中学,进入国际课程班就读,为出国做准备。但考入公办中学、就读国际班、申请国外大学……很多深圳学生也许无法再“复制”黄可的求学轨迹了,因为深圳市教育局已下发相关通知“收紧”公办学校国际班。

  【北京】一位从事教育行业的非京籍家长,从去年北京出台“停批公办校国际班”的通知开始就十分关注该政策的后续实施及进展。今年1月她从教育圈朋友处得知北京或要让公办学校国际班在3年内消化掉的“消息”,她说,“如果真这样,我的孩子到时候恐怕在北京真得无学可上,与其去抢昂贵的国际学校名额,还不如直接送孩子去国外。这不是逼人低龄留学、逼人移民吗!”

  其实,上述教育部相关工作人员的回应可以用“公办保公平、择校到民办”来概括,这一思想之前在义务教育的讨论中经常被提及,此次之所以将其运用到高中阶段的国际教育领域,也是看到了公办学校国际班的一些弊病。虽然国家在2003年颁布的《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对中外办学的合作方式做出了规定,但高中班、出国班业务一直处于政策“夹心层”,所以出现了很多擦边球的现象。

  教育时评家熊丙奇在接受网易教育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部门收紧公办学校国际班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公办高中举办国际班,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拿国有资产(校舍、师资等),去办高收费的国际高中,而收入大部分归高中,甚至国际高中办学者(包括合作办学者)所有。二是用公办高中的师资去举办国际班,非国际班的授课质量受到影响。三是很多国际班大多是出国留学预科班,并没有达到预期的以国际高中促进国内高中办学的效果,涉嫌用公共教育资源为出国留学服务。四是有的公办学校国际班实行体制外招生,属于非学历教育,监管处于灰色地带。

  用汇佳教育机构总校长王志泽的话来总结:公办学校高中国际班是违背教育公平原则的,没有完成公立教育的使命。北京王府学校校长王广发在接受网易教育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立学校办国际班跨越两种机制,实际上是动用国家教育公共资源做起了社会力量办学的事情。在同一个校园中两种教育体制运行,而学生不能公平享有同等的选择教育的权力。

  除此之外,公办高中国际班还被诟病定位不清晰、课程设置紊乱、师资不足、以高收费为目的、财政管理缺位、教材内容未经审核、无办学资质、虚假宣传欺诈家长、沦为洋应试而忽略国际教育本质等。但即使这样,熊丙奇在接受网易教育记者表示,从我国教育的实际情况看,公办高中国际班,不宜一刀切取消,而应该因地制宜。他说,一线城市民办学校或社会培训机构比较成熟,可由他们为主体举办国际班,但二线城市民办学校或社会培训机构不成熟、不规范,应保留公办学校开办国际班的做法,可以在招生、学费、培养、管理上加以规范,比如纳入招生计划、学费标准经财政部门审核、收支信息公开等等。

  但政协委员胡卫却是不同看法,他建议政府应要求公办高中逐步退出国际课程班竞争,回归教育公共服务提供。

  无论是赞成“一刀切”还是赞成“部分切”,公办高中国际班的政策都在收紧。但只靠“切”还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还是要从根本的管理机制上着手,因为如今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无机制或机制不完善造成的。比如,公办高中开办国际班应该有什么准入门槛或需要申请什么“牌照”,国际教育的课程和教材应怎样审核、谁来审核,公办高中国际班招生有何基本准则、是否必须要经过中考,收入如何分配,教师如何考核,能否收费、谁来收费、如何收费……这些问题一步步明确之后,公办高中国际班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公办高中收紧国际班对学生和家长的影响不必多说,他们少了一个选择,只会增加两个选择方向——要么去读国际学校;要么就直接出国去读高中。对于民办国际学校而言,这个政策方向是一个利好,但熊丙奇在接受网易教育专访时也提醒,民办学校能不能抓住机遇取决于民办学校国际板的办学质量,如果质量低,家长可能选择直接出国。

  汇佳教育机构总校长王志泽也注意到了这个挑战,他告诉网易教育记者:公立学校国际班停办对民办学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育创新和变革上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对于未来中国国际教育的发展形态,熊丙奇在专访时表示,要实现实质的国际化,必须推出更多的课程让学生自由选择,未来高中的课程体系可能既有满足于高中毕业的课程,又有面向高考的课程,也有面向高校自主招生的课程、还有国际课程,学生可以自行选择课程,最终对应选择国内的技能型高考,或者学术型高考,或者洋高考。

  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3年的五年间,北京市公立高中所开设的国际班从6个增加到22个,其招生总人数从2009年的440人增加到2013年的1355人。上海的51所示范性高中里,有24所开设了国际班项目。

  教育部曾有统计,目前经过各省审批报教育部备案的高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仅90个,而在各地高中所举办的国际班,更多是以学校开设的“课程改革实验班”以及学校自行设立的“国际部”形式存在。就深圳而言,在高中开设国际课程班的公办高中达到10多所,然而在2015年的收紧政策下发后,还能继续招生的“有牌照”公立学校仅剩下深圳外国语学校、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深圳中学这3所。

  截止2013年底,中国开设国际课程的学校从12年前的22家猛增至338家,并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留学热以及留学低龄化

  2014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45.98万人,其中自费留学42.30万人。至于低龄留学,以美国为例,2005年至2006年,仅有65名中国中学生前往美国私立高中念书;而2012年至2013年,美国私立高中已有23795名中国学生。7年时间,这一数字剧增365倍。

  教育部经过2年多的调研,已经起草了相关的指导意见,目前已经在部长的审核之中,预计今年上半年下发。该意见的方向是两个点:1、公办普通高中的国际课程要讲究公平为主,保公平,公平原则,应该面向全校学生,让全校学生都受益,而不是以高收费为目的;2、私立学校或民办高中,因为社会有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教育需求,民办的学校引进国际教育则可以满足社会多元化的需求。

  对于已开设的公办学校国际班,未来的走向如何,还有待观察。可能有三种走向,一是全部取消,由民办学校、社会培训机构举办国际班,但民办学校、社会培训机构师资、课程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二是部分保留,但要加以规范,包括所有国际班学生都必须参加中考;国际高中的财务信息全部公开,收支两条线,收入全部交教育部门,再由教育部门统筹,但这可能会打击公立学校办国际班的积极性。三是取消国际班,推出国际课程,由学校主导开设或者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全校范围内由学生自主选修。

  对于公立学校的国际班,必须实行规范管理、坚持依法合规、正确督导。一定要杜绝教育不平等在校园出现,不要人为制造同一校园里、教育体制的两级分化矛盾。另外,在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些公立学校在师资队伍、课程设置上并不具备创办国际班的条件。而是通过境内外教育公司联合办学的形式开设国际班,扰乱公立学校常规基础教育的正常办学秩序,这些都值得引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重视。

  作为一个快速发展中的国家,中国在教育上一定是实行“公平+选择”的国民教育体系,那么政府的公共财政投资就是最大限度的要公立学校均衡的、高水平的发展,最大限度的满足国民的基本教育需求。公立学校追求的不是差异,而是标准化的、公平的、好的教育。目前公立学校千差万别,档次悬殊,质量有高有低,这些都是公立学校核心要解决的问题。对于一个市场经济的中国,国民的选择势必是多样性的,只有公立学校的基本教育加上选择性的民办教育,实行多样化的选择来满足国民多元化的需求,这才是一个完全的、公平的社会,这是中国社会追求的方向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