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非界外揭秘中文境外网站 2019-11-07 23:08

  “中国政府活摘器官”、“暴力征地,孕妇被当场打死”、“人员被打晕死”..... 这些严重诋毁中国的文章出自名为网的境外网站,在该网上编造这些不实信息的网友还会定期得到重金“稿酬”。那这么这些借夸张虚假的负面新闻来博取大众眼球的境外网站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其背后的金主又是谁呢?

  网虽然注册在美国,总部也设在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但是却是一家中文网站,其所服务的人群也多为国内网友。事实上这样的中文网站还有很多,所谓的境外无非是他们给自己找的一把保护伞。他们和专业的国外新闻网站有着天壤之别。

  一些境外网站的意图相当明显,就是要达到中国的目的,网便是其中的一家:据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办案民警介绍,去年1月份以来,警方发现,境外网站“网”有大量歪曲、捏造事实的文章,包括“中国政府活摘器官、活埋人,大批群众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外”“千余暴力征地,五月孕妇被当场打死”“人员被打晕死,光天化日遭弃街头”“访民哭诉反映问题遭暴打多人受伤”

  这些大量歪曲、捏造事实的文章,迅速被境内外媒体、网站大量刊发转载,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除了无中生有,捕风捉影的发布不实信息,国家形象,有的境外网站还通过境内人士,非法传播文件。2013年8月,某境外网站全文刊发了一份中央机密文件,随后多家网站进行转载。经审查,犯罪嫌疑人高瑜交代了将一份非法获取的中央机密文件提供给某境外网站的犯罪事实。2013年6月,高瑜通过他人获得了该机密文件的复印件后,将内容逐字录入成电子版保存,随后将该电子版通过互联网提供给某境外网站负责人。

  随着国家主管部门的严管和打击,国内网站纷纷将服务器转移到国外,摇身一变成了“境外网站”。 2011年中美联合摧毁的中文网站联盟“阳光娱乐联盟”上到处充斥着全国各地的嫖娼信息,大到各地服务场所的招嫖信息,小到的联系方式甚至服务风格,内容不一而足,成了名副其实的淫秽“集散地”。同时,还有“”、性药品等多种广告链接,俨然形成了一个服务的完整链条。

  除此之外,在这个以“阳光”冠名的网络联盟中,还滋生着各种各样的阴暗和罪恶。这里不仅传播淫秽信息,很多不法分子还通过这些网站交流猥亵的作案手法、交换儿童图片,助长了性侵犯儿童犯罪。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些披着“境外网站”的外衣的网站,除了一部分是欲从中牟利外,其余多是在抹黑国家,发表言论。那么这些网络“境外敌对势力”是如何运作的呢?

  一些不法分子选择建立境外网站发布违法信息,原因在于租用国外服务器无需备案、内容限制少,而且租用国外服务器也非常的方便,从购物网站上就可以搜寻到相关信息。同时租用国外服务器后,还可以实现在国内网站问不法信息。在一个案例中,犯罪嫌疑人李某在中国网站上注册了“雪豹男同”的域名,并通过淘宝租用两个美国服务器,一个用于储存网站的数据,另一个用于网站的支付平台。之后李某将原网站的相关数据更改,将网站的域名更改,实现了从“雪豹男同”访问黄网。

  此次因抹黑国家被刑拘的境外网站“爆料人”向南夫,2004年因不满家中拆迁补偿,开始,并将材料发到境外“网”,与网站负责人韦某开始了合作。经过几年的接触,向南夫和韦某建立了“利益关系”,但两人只是通过视频和照片认识,从来没有见过面,做贼心虚,投鼠忌器之态可见一斑。

  在散布谣言信息的内容上,这些境外网站主要是采用夸大事实、移花接木的手段。由于在时接触了大量访民,向南夫的信息采集对象也以访民为主,收集来信息后再添油加醋将事件夸大,编造时间和地点,有时又移花接木,将不同的事件放在一起,歪曲事实、篡改图片、杜撰报道。如果访民的人数有几百人,他就夸大到几千人,“根本不考虑地方盛不盛得下”。

  从报道中我们了解到,根据“发稿”的“质量”和“数量”,韦某定期从境外为其寄来高额美金稿酬作为“回报”,每个月至少近千美金。那么这些境外网站背后的金主又是谁呢?据了解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基金会(简称NED)对负责人韦某管理的中国新闻自由则提供部分支持。根据美国国家基金会2010年的年度报告,该基金会当年资助“中国新闻自由”的款项为22万美元。NED向来有“境外势力钱袋子”之称,其每年向涉及中国的各种组织资助的金额多达500万美元以上。”其中含多个平面媒体和互联网新闻网站。

  国家基金会的经费主要来自美国国会通过美国国务院进行的年度拨款,也有一小部分来自民间捐助。该基金会称,虽然其主要依靠国会和白宫的持续支持,但是他们不是政府一部分,拨款如何使用,由独立的董事会来决定。

  以、网站为代表的、被中国有关部门认定存在不法行为的网站,一旦出现“境外化”的现象,有关部门在执法时就会遇到瓶颈。针对境外网站网歪曲事实的文章,北京警方依法刑拘了网名“飞翔”的向南夫,而是否有进一步动作还有待观察。对境外不法网站的打击,最大的障碍就是国际司法体制差异造成的司法壁垒。对于这些境外不法网站,如果警方根据发布以及维护者的IP地址,得知其在境内的话,可以对其依法处置,可是对于建立在国外的网站本身无法根治,只能对其进行屏蔽。

  境外网站所发布的不实信息、恶意炒作的国内负面新闻,之所以对国家形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是在于其国内受众面广。这是因为这些网站利用了国人的求知欲,就连专栏作家,著名的出版人洪晃都曾表示很关注网:网让我对“”国外网站突然产生了兴趣。不过她也表示,“我发现外媒也不可信。用美国人的俗话说,为了卖报纸,不少报人也很夸张。”所以网友也应该学会甄别各种信息,不要成为网络“境外敌对势力”的牺牲者。

  那么国人为何会如此相信一个不会证实新闻真实性的网站上的内容呢?归根结底还是政务信息的公开透明度有关,去年8月案公审,该次庭审公布的信息量非同寻常,《纽约时报》表示,一些自由派人士对于审判的透明度和司法程序给予了肯定,也加大了国人的信心。所以说想“堵住”境外网站的嘴,光靠刑拘谣言发布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境外不法网站的问题,只要加强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度,各种谣言自然不攻而破,这些所谓的境外网站也将不再有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