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社会人”假设? 2020-03-25 10:28

  “社会人”假设是管理学书籍中常见的一种人性假设,同“经济人”假设相对应。一般认为,“社会人”假设来自梅奥主持的霍桑实验,在梅奥的《工业文明的人类问题》和《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中有明确的表述。但是,我们如果广泛浏览管理学的有关书籍,就不难发现,国内的管理学着作,对“社会人”的解释不尽如梅奥的原意。

  有的书籍和文章在介绍社会人假设时,往往强调,工人不仅仅具有经济利益的需求,而且还有社会利益的需求。凡是采用这种说法的,在批评经济人假设的缺陷时,也往往同时强调,经济人假设把工人看作只追求经济利益、只具有金钱动机的人。这种对人性假设的理解,反映了国内管理学研究中的某些缺失。

  梅奥确实强调工人的社会性,但是,他所说的社会性,不包含利益因素。与之相对应,泰罗等人确实强调工人的经济追求,但这种经济追求绝不是仅仅等于金钱和物质。如果通读泰罗和梅奥的着作,不难发现:所谓经济人假设,等于理性人假设;所谓社会人假设,等于情感人假设。经济人假设建立在符合逻辑的利害计算基础上,而社会人假设建立在以情感为前提的人际交流基础上。如果把利益追求仅仅理解为物质利益,那么,非物质的利益满足就没有容身之地,泰罗的“心理”也就不复存在;如果把交往追求仅仅理解为社会利益,那么,人类情感就失去寄托,梅奥的“人类关爱”也就失去了地盘。

  这两种假设虽然互相对立,但正好相反相成。那种言辞激烈的互相批判,正是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的。梅奥虽然声称经济人假设已经过时,但他无法使企业不追求效益。而一旦有效益(包括社会效益)、利润、生产率等等概念介入,经济人假设就在其中悄然复活。这正是梅奥思想中自身矛盾的一个表现。

  后来更多的人性假设,如沙因提出的“复杂人”假设,只是想在二者的互补基础上寻找出新的统一而已。如果从类型学的逻辑结构来看,沙因把“自我实现人”列入人性假设,本身就同已有的两种人性假设不在一个层次上,而“复杂人”更是综合二者的一种假设。所以,在分类上是有问题的。也许,这种试图调和二者的种种努力,恰好是经济人假设和社会人假设无法分离的表现之一。